1976年的大地震,是唐山人民的噩梦。那是我的姥姥家,当时我的妹妹刚刚降生一个多月,老家的一个表哥和两个表妹在那场大灾难中被夺去了生命。那一年北京的夏天,留在记忆里的是简陋的防震棚和绵绵不断的雨。

时隔32年,我的妹妹已经不在人世,大自然再一次展示了它强大无匹的破坏力,这次,是在四川汶川。

天灾降临,生命在一瞬间消逝,人类的力量显得那么渺小和微不足道。死亡,人生中最大最深的悲情,在它的面前,名利如烟云,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无奈和苍白。照片上那些停留在操场上的孩子们的尸体,尤其惨不忍睹,令人心碎。多少个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团聚和欢笑,不敢想,不能想。

曾经去过成都和九寨沟,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生活悠闲惬意的地方,对那里的地势有一些了解,三面环山,陡峭险峻,一面是急流奔腾的岷江,一旦塌方断路,进不去出不来。想到迄今为止还有成千上万的人生死不明,随时都有人在痛苦的等待中死去,让人如何不悲伤心痛。只有亲身经历了死亡,才能深切感受到生命的可贵。在我们关注和救助灾区的时候,相信如今每个人都会有劫后余生的感受,即使再麻木的人都会有所触动,对人生有所领悟。经过了这么一场大震,如果我们的人生没有提升和改变,那岂不是白震了,我们的兄弟姐妹们的生命就算白白牺牲了。

今天去捐了款,尽一点微薄的力量。让我们点一只蜡烛,在烛光中祈祷,愿逝者安息。

– 2008-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