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了,我从没觉得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这样长。

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你,想不通怎么一个活生生的天天在我身边的人,就这么没了,永远消失了。。。那些斗嘴玩笑打闹,就像昨天。。。真的没了?消失了?不见了?

记得刚入冬的时候,有天我没开车,下班后公司门口打不到车,就往三环方向走。刚出大门,就看见你不远不近地走在我前面,喊你:姜岩!小C!路人纷纷侧目,只有你充耳不闻,这才想起你这厮从来都是塞着耳机的。于是不再喊,想加快脚步追上你。可奇怪的是,我拼命快走,直到过了两条街到了三环,你还是在我前面不远处。眼见你拐了弯儿,咱们方向不同,我笑着摇了摇头。第二天骂你是聋子,你笑:我走路一向快。你走得的确太快了。。。现在想起你,就总想起那天,灯火璀璨的CBD,你孤独的背影,一贯的黑衣,长长的直发,不紧不慢地走着。。。以至于前两天我看见一个相似的背影,忍不住一脚油门冲过去,才想起,不会是你,不可能是你,再也没有你了。。。

其实现在回想,最后那段日子,你还是流露了某些端倪。比如,你的记性变得很差。我交代你的事情,你答应得好好的,可转眼就忘得一干二净,任我怎么千叮咛万嘱咐,你是真的真的能忘得干干净净。我骂了你好几次:猪脑子啊你!你说岁数大了没办法。工作的事就不说了,就说我每次洗完头发披散着的时候,你都要认真地问:你头发新做的?我都要回答:是新洗的,我头发洗完了自然风干就这样儿。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每次你都问,我也都耐心地回答,有点奇怪,但一点没多想。还有,你经常说错话,成语啊歇后语啊,有时候说得颠三倒四,被我笑话。。。你呀,其实那会儿是严重的抑郁,明明对一切都厌了,还不得不强撑着演戏,可你心力交瘁,有时候实在演不周全了。。。原谅我吧。。。在你最后的日子里,我是在你身边时间最长,离你最近的人,可像猫说的,我也只沉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你为什么不说呢?直到最后,在R给我打电话之前,我都以为你是幸福的。。。想起以前,突然某天在你的日志中看到四个小字:我结婚了。。。想起为庆祝你们结婚和我们送红包一起吃的那顿饭。。。想起在猫和H家吃饭的时候,你们的结婚戒指被大家托在手上传看。。。这真的是该有的结局么???

让我怎样才能接受,一个不久前还跟我抢2008年新台历的人,一个兴致勃勃讨论要出去旅游要去做近视眼手术要去矫正牙齿的人,一个为2008年多了几天休假而雀跃的人,她其实是铁了心要在2008年到来之前离开这个世界。。。

告别那天,我其实很害怕,我怕看到你冰冷没有生气的样子。。。事实上我已经快要认不出你。。。可尽管每多看一眼,心就更难受一分,我还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看了你。。。那真的是你吗。。。你头上还别着我给你的小蓝卡子。。。

那天去远洋天地的时候,姐姐正在收拾你的东西。屋里有些凌乱,你的衣服啊喜欢的物件啊,姐姐收拾了几大包,还有一口特别大的箱子,看起来就像你要出远门似的。的确,这次你要去的地方,很远很远。。。我靠在客厅的阳台上,那个栏杆,好高啊!想不出,一向怕疼的你,成天念叨太久没锻炼胳膊腿儿都不利索了的你,要怎样地悲愤和绝望,才有勇气一跃而下。。。

从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与你告别。没想过会这样地,送你。眼睁睁看他们把你抬进炉子。。。眼睁睁看着陵园的工人一块砖,一块砖地垒上去,把装着你骨灰的红盒子,一点一点地,封在地底。。。这就是你想要的休息吗。。。沉睡在永恒的黑暗里。。。永远陪着你的,还有那张拼图。。。你会喜欢么

那里风景很好,视野开阔,我举目眺望时,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烟雨蒙蒙的清晨,阳光下春花烂漫的山坡,喁喁私语的夏虫,秋天的漫山红叶,黄昏时淅沥的小雨或者远处沉沉而落的夕阳,冬日不化的白雪。。。晨昏起落,四季更迭。。。你会在那里,直到永恒。。。

R给了我年会那天拍的照片,你最后留下的照片。其实那几天,我也很疲惫呢。年会头天晚上,我一宿没睡。第二天照常上班,照常面对一大堆烦心事,又赶上投诉的人找上门来坐在办公室不走,我连午饭都没法去吃。。。还是你给我带回来泡芙面包,还有我爱喝的酸奶,说是“安慰我受伤的心灵”。。。晚上的年会我其实只想掉头回家蒙头大睡。。。到了宴会厅别人还在外边寒暄我已经支持不住随便找了张桌子先坐下了,其实我最想的是不顾形象地趴在那张桌子上。。。真的是精疲力竭。。。我也没跟你们说过这些吧。。。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们都长大了,不再是小姑娘了,学会了隐藏心情,学会了克制情绪,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学会了再疲惫也可以向别人露出尽量自然的微笑。。。我们都不想让别人同情,也不愿意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到别人。。。可这样真的好么。。。我现在疑惑了。。。

“少奶奶1号”,不是你给我起的外号么?我新做了头发呢,看起来更象淑女了。。。我仿佛看见你在面前,象以往一样不屑地撇嘴。。。你最后的日子里,有一次挺认真地跟我说:你呀,远看是淑女。还非追着我问“你承认不承认?”。。。好吧。。。也许。。。

你,不是奉行“日行一善”么?你休假前两天,我因为帮助了别人而别人又不领情而忿忿,你对我说:要不就别做,做了就别求回报。平时都是我“教育”你的时候多,可那次你这样说,我是服气的。还打趣你:可以呀,修行得不错,悟道了嘛。最后那两个月你的名字叫“第三只眼看”,我问你什么意思,你指着自己的眉心说就是天目啊,两眼中间那只眼;我说你开天目了?你说快了。我不屑:得了吧你。但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你指的地方。你“啊”地跳远:不许摸!!!。。。一切仿佛还是昨天。

你说:善恶有报,如影随形。

会的。

。。。

别了,我的朋友。请你安息。

– 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