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岩:

终于过年了。

自有记忆以来,这是最安静的一个年三十夜了。

在那个世界里,你也在过节吗?

从早上到午夜,短信不断,在这样的日子里,很多人在默默地关心和祝福。
最开心的是小不点儿,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燃放的烟花,欢呼跳跃。
我静静地陪着他看着,暗夜里那绽放的绚烂焰火一如你的生命,美丽而短暂。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新春伊始,下午和中去法源寺为你再做一次超度。
来超度的人很多,第一个是一个中年人,举着的牌位上应该是他的女儿,和你年龄相若。
逝者里还有一个八个月的小婴儿,年轻的父母都来了,脸上是平静的哀戚。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斑驳地洒落在大殿上,牌位上的你一脸灿烂的微笑。
当僧众的念诵声响起,香火缭绕中你是否得到了永生?
记不清多少次的跪拜,殿里很冷,手脚都麻木了。
仰望法相庄严的佛陀,感悟生命的无常,浮躁的心慢慢地沉淀。

五点多钟,法事结束了。居士们将一天里人们进的散香归拢到一起在大殿前点燃,
夕阳下,一场大火冲天而起。
我无法形容那一刻是怎样的壮观和震撼,
那是慈悲的圆满。

在回去的路上,车里,我们都默默无语。
黄昏的天空,象一扇窗户,一盏灯火,灯火背后的一次等待。

让死者有那不朽的名,但让生者有那不朽的爱。

姐姐
2008.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