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岩岩:

五七了,时间过得很快是吗?在他人来说是吧,而于我却是每一分每一秒的煎熬。唯一觉得欣慰的是,今天妈妈出院了。

在给你去看墓地的那个雪天,地铁里,听着你留给我的i-pod里的歌曲,我的泪水汹涌而下,全然不顾周围人们莫名、诧异、同情的目光。钱包里放着在你大衣口袋里找到的那张黄色的即时贴,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光华路周围各个医院的名称、地址和电话,无法想象那个一身黑衣的小小身影是如何地去慢慢地收集300粒不同的安眠药,你后来告诉我,你是就着啤酒一把一把地慢慢吞食掉的,一边吃一边吐,每当想起这些,我就心如刀绞。这一个多月来哭得太多,可能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Wendy对我说:人瘦了,皮肤却细了。我说:泪水排毒。笑~

回到公司上班,善意的朋友和同事们每天都拉着我聊天,去吃饭,希望籍着大家的欢笑可以冲淡我的思念和悲哀。我很感激,但我能回报的只有强颜欢笑,快过年了,那样的欢乐和热闹与我无缘。

周二晚见到了WJ,又一个故人啊!絮絮地说了很多,都是关于你的回忆, 还是那张娃娃脸,如今那上面却写满了沉重。

想当年,都是些出色的男孩子啊,即使现在也是,你却偏偏选了一个要了你命去的冤家,你的离去令多少人扼腕。

你终于下葬了,网络上关于你的事情也从开始炒的沸沸扬扬因而变得清淡了,英文里将这样的事件叫closure,中文里怎么讲?盖棺定论?这段时间很少上网了,因为怕看到关于你的一切,牵出心底的痛。有朋友让我去看天涯关天里某知名ID的言论,看了,很有点颠倒黑白的意味。初时还想写些驳斥的话,打了几个字,作罢了,笑自己,犯得上吗,又是无端地动了嗔念了呢。其实不过是些无聊的口水之人而已,不知是被触痛了哪根神经,就急急地跳出来将你归纳于“可怜”的怨妇之流,高呼爱情自由,并叫嚷着探寻所谓真相。骄傲如你,需要这样的可怜吗?

永远不能忘,你从医院跑回家,如同喝醉了酒一样,站立不稳地对WF说道,你对于婚姻没有别的要求,只有:忠诚。也许在我们现在这个社会,一夜情和婚姻中的出轨太泛滥了,让人们熟视无睹以至于麻木了。但对于你,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如你在给我的遗书中所讲的,你自律,所以要求你的另一半也是。很多人对我说,你让他们的灵魂得到了净化。很赞同新浪的一篇报道里所写:姜岩,这个用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女人,唤起了人们,甚至比她更年轻的人们对一种美德的向往,这种美德一度被认为是人性的枷锁而被“寻求解放”的人们抛弃。它是现代人久违的老朋友了,它的名字叫忠诚。我想,在你的面前,任何对婚姻和感情的不忠者都会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这绝不是什么道德挟持,说出这样字眼的人真是愚蠢可笑,谁都知道生命是最可贵的,当生命已不在,挟持何用?很多时候,自杀是怯懦的行为,为了逃避生活和事业上的挫败,是可鄙的不值得同情的。但是了解你的人都说,这件事情符合你的风格,因为你一直就是这样,绝不妥协。感谢我们的父母,他们教导我们从小就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所以我们都是这样嫉恶如仇的个性,蔑视金钱和权势。唯一的不同是,对于丑恶的东西我学会了看淡和忽略,而你却是无比地执着,绝不姑息迁就。

你从小就热爱自由,象风一样来去,很多人对你和WF在一起不理解,但我却知道,因为最初的他虽然没有学历,没有工作,可是给你的感觉却恰恰是自由和纯净的,加上还有音乐上的共鸣,所以你可以将其它一切世俗的东西忽略不计。但是后来他变了,或者说慢慢流露出了本性的丑恶的一面,你失望了,对于爱情、婚姻以及这个社会。看看我们的周围,有多少人,终日戴着面具,没有了血性,没有了原则,虚伪地做人,无聊地渡日,你所要求的完美与这个社会是如此格格不入。于是你选择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因为诺言不是用来背叛的,人生不是用来欺骗的,你用自己的生命做出了愤怒的抗争。

苏格拉底说:“现在我们分手了,我走向死,诸位走向生,但是究竟谁好,那只有神知道了。”你注定不属于这个世界,在这个多灾的岁末希望你的鲜血可以唤回一些道德的回归。

你很信赖我,把爸爸妈妈交给了我,你放心地去吧,我会尽自己所能去孝顺他们,伺候他们终老。小不点儿和你一样,也是个小双子呢,一样的敏感一样的灵动,我会好好地教育他保护他,爱他并教他如何去爱人。

希望你安息。


2008.02.0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