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下雪了。

岩岩,还记得你第一次服安眠药自杀未果从医院冲出来的那个雪夜吗?2007年的最后一场雪,零乱而悲凉。昨天,去给你挑选墓地时,又下起了雪,是巧合吗?雪太大了,不能上山,看来还要再跑一趟了。

昨天下午回来,我又去了远洋天地。一个人站在24层,拉开了落地窗,一阵晕眩,跳下去!真是个致命的诱惑啊,我闭了眼,不得不拼命克制住自己这种冲动。那么高的栏杆,当时你一跃而下的决心该有多大?!

狼藉的茶几上有烟,你最爱抽的柔和七星和三5。我抽出一支七星,点燃,将自己陷入沙发中,体会你在最后的两个月里,每个孤独的夜晚,就这样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里,抽着烟,看着动画,听着歌特,那种无助,那种凄凉,那种无边无际的黑。烟雾的弥漫中,好像看到你就象28日那个晚上,坐在我的身边,一脸的绝望,却平静地诉说,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我想说,乖,不要难过,来,抱抱,可是,当我伸出手去,我触摸到的除了空气,还是空气。

见到了格格,他居然是。。。我还以为是另一个女孩儿,真是晕。我们谈了很多,关于你,格格说,直至今天,大家都难以置信,为什么出事的会是你,因为你一向给大家的印象是那么坚强乐观,从不给大家添麻烦,从来都是你帮助别人。傻孩子,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骂格格的吗?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就看不开了呢?许是你给自己背负的太多了,终有承受不住的一天了。

今天是你的三七,LY说,姐姐,再写点什么吧。其实心里很乱,不想写,但LY坚持说,写吧,和岩岩说说话,哪怕几句也好。

恩,好吧,2008年的第一场雪,记一下。

爱你,永远。

姐字
2008.01.18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