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岩:

昨天几乎一晚没睡,想了很多。

事情闹得很大了呢,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我们谁都没有想到吧。你呢,当初那么义无反顾决绝而去,有没有预料到现在的结果呢?

每天我的脑海里都在一遍一遍地象过电影一样,回忆我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拼凑起来的是一个有点娇憨、有点任性、有点另类的你,直直的长发,不施粉黛的清水脸,一笑起来眼睛弯弯地象月牙儿,没有人能不说可爱呢~~

我们的感情很深呢,有多深呢,我也说不出。记忆里自从你上了中学后就再没叫过我姐姐,总是直呼我的大名,还对我呼来喝去的,想来是报复小时候我对你的颐指气使吧。还记得那个夏天炎热的下午,我们谗了,想吃冰淇淋了,我就出钱,打发你去买,你当时噘着嘴不愿意,可没辙,谁叫我是姐姐呢,再说有出钱的就有出力的,分工明确嘛,你颠颠地去了,还跑了三趟,那一次我们吃了6个雪人,4个熊猫,两桶美登高,最后撑得晚饭都吃不下了,哈哈~~我永远都记得。

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很多人喜欢呢,我几乎见证了你全部的感情经历。我们的父母是那种特定时期的婚姻,熟人介绍,看看家庭、政治身份相当,几乎没谈什么恋爱就把一纸婚书领了。记忆中他们有时争吵,便使我们从小就产生对一份完美无缺的感情的强烈向往。现在他们老了,相濡以沫,应该会相伴终老了吧,而我们的感情归宿呢,又该去何方?如今,你做出了你的选择,而我,只能无语问苍天。

大学毕业后你去非洲工作了两年,在大西洋边你埋葬了你四年的初恋。回来你在家休整了半年,又只身一人去了深圳,记忆中,你总是象一阵风,一片云,飘来飘去,把握不住。后来你终于回到了我们的身边,日渐年迈的父母终于松了一口气,而我也开心得不得了。我小时得过心脏病,现在身体也不好,我生小宝宝时,你们大家都怕我会出事。我还记得,后来我在做月子时发高烧住院,你坐在我床边看着我忧郁的样子。当时你握着我的手,我们相约,在父母百年后,我们相依为命一起到世界末日。

王菲出现了,虽然他没有学历,只有初中毕业,而且比你小4岁,显得很幼稚(你也是稚气小小的样子,两个人看起来很登对)。但看到你们牵着手甜甜蜜蜜的样子,大家很快就接受了他。爸爸妈妈把他当成亲儿子对待,呵护宠爱。

后来王菲决定上一个自费的大专,专修广告设计,学费是他父亲出的。你们在外面租房子住了,当时你刚到雪铁龙,一个月三千元的工资,负担你们的房租和所有生活费用。那三年,你们看起来过的简单而快乐。后来,王菲毕业了,他也许在这方面真的有天赋,因为学习成绩优秀被奥美挑中了。后来王菲在奥美一年连升三级,工资也拿到了近万。后来你们说决定要结婚了。虽然我还是觉得不踏实,但是想王菲可以对专业那么执着,应该在感情方面亦是吧,虽然还是年轻不定性,但我们还是决定尊重你的选择。

你们搬到了远洋天地,那是王菲他父亲为他结婚购置的。我们的见面越来越少了,只是周末回爸妈家的时候可以见到,我去过几次你们的新家,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一套大沙发和电视,空空荡荡,我问你们怎么不再添置些家具,你说王菲忙,总加班,没时间。后来,王菲跳槽了,到了盛世长城,后来,越来越多的时候开始你一个人回家,原因是王菲要加班,我看到你开始憔悴,问你,你说公司刚换了老板,工作压力大。忽然有一天,你说王菲病了,我们70岁的老父亲和你陪他去中日看病(那时王的家人在哪里?)检查的结果是,身体一切正常,是神经性的,工作压力导致。你请假,陪伴他,不分昼夜,我问你,你的工作怎么办?你说顾不上了。后来,再后来。。。27日那天,当你被120送到武警医院醒来的那一刹那,我才知道,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

28日晚,我们彻夜长谈,你点着烟,平静地向我诉说一切,我才知道,当年王菲上学时,你中午自己吃三块五的酸菜粉丝,而王菲和他那些贵族同学中午出去吃饭每人平均50元,你每天来回一个小时走路上下班,而把省出来的钱给王菲打车上下学,你自己穿地摊里十几元淘来的衣服,而王要穿几百元的T恤,上千元的仔裤。王菲上班了,开始挣钱了,可那几千元的工资还不够他自己吃饭买衣服,经常要从你钱包里拿五百元一千元的零用,后来他工资上万了,有一天,他拿着一张10万元的存折,得意地对你说:看我能干吧?可是他紧接着说的话让你如堕冰窟:你的钱是我的,我的钱还是我的。后来,你和王菲说,我们出国旅游吧,王说不去,没钱,你说,我请你,王立刻欢呼雀跃:好啊。你指着电视机柜上三个木制的玩偶,说:那是王菲喜欢的,限量版,我从淘宝上买的,别看小,几百元呢。我一边听,一边流泪,我那骄傲的被父母宠爱的妹妹啊,什么时候这么委屈求全。我对你说,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这么付出,你还有工作,还有爱你的家人。你苦笑着说:工作?王菲在家养病的时候,白天睡觉,晚上就折腾你,一晚上不能睡觉,白天还要上班,每天都是这样的煎熬,你的工作出错了,三堂会审,王菲一个电话让你陪他去看病,你撇下目瞪口呆的上司匆匆离开。王菲公司要去罗马玩,说没有欧元,你就把自己第二年要去巴黎参加年会的欧元都给了他,谁知道,却是给他拿着去和新欢卿卿我我。你说,你对婚姻没有别的要求,只有忠诚,感情不合可以离婚,但有第三者绝不原谅。这样的人即使他回心转意,你也不会再要他,你嫌他脏!

如今的你,已与我阴阳两隔,如今的王菲及他的全家也被背负上了沉重的十字架,看网友们说,他已被公司免职了。接下来事态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我从不知道网络的力量会这么强大,只有感慨,人不能做对不起良心的事啊。

你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把你的后事办好,你和王菲还是法定的夫妻,无论从法律上从伦理上从道义上,都应该由王家来做这件事,我们何尝不想自己来做,但是不能,因为那样就是接回来一个破碎的女儿。你把父母托付给了我,但我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可以抗多久,王家曾承诺过要付一些精神抚慰金,一个人的生命可以用多少金钱来衡量呢?这只能是一笔良心债吧,我不知道会是多少,但我还是想替我们的父母去争取,这样即使我不在了,也能让年迈的父母的晚年有些保障。

因为王家的态度,你迟迟不能下葬,父母因为这个悲痛万分。昨天下午,我考虑再三,决定还是主动给王菲的父亲打一个电话,7天前他在爸爸妈妈面前痛哭流涕,还说王菲以后还是你们的儿子。虽然他们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们的事情,但我还是寄希望他能有一点点良知,毕竟你已经去了,我不希望活着的人再出什么事。在电话里,王父一如既往地说以大局为重,还许诺说以前的承诺有效,会尽快给我回复。

晚上八点多钟,王父给我打来电话,很激动呢:王菲的工作没了,星期一要上报纸,王菲的安眠药都准备好了,我要报警、我要找律师、你们等着吧。网络上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你要马上在网络发表声明,我们还是一家人,我们自己会解决这件事。

既然你说还是一家人,那就拿出你的诚意来,请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岩岩早日安葬,也可使她的丈夫王菲得以解脱。网络上的事情是热心的网友们自发发起的,大家都在看着。

岩岩,我希望你能早日入土为安。

爱你的姐姐

1月12日 14:00